狠狠色狠狠色综合_狠狠躁天天躁中文字幕_狠狠噜天天噜日日噜


巽星潾姬的失控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xo330.com

世界有光明的一面,自然也有黑暗的一面

  除了太阳底下美好的善行之外,在人们没能察觉的地方,依旧存在着不少名

  爲罪恶的阴影。

  天督镇当然也不例外。在几十年前,这还只是一座位于南方三角洲的普通小
城镇,几条支流在这裏交彙。特産只是一些并不稀奇的农业、轻工业的産品,人
们在这裏过着甯静、甚至可以说是寡淡乏味的生活。

  不过在整个国家高速发展之下,周边被划定爲特区的贸易城市在短暂的适应
期后,如同一只吞金巨兽般迅速扩展。高速的扩展自然会带来规模的膨胀。短短
数年间,那城市竟如同滚雪球般扩大了数倍的地盘。而经济辐射区更是遍及了整
个南方。

  而天督镇顺势成爲了那座大城的外围地带,在新的规划下隐隐有种成爲卫星
城的趋势。

  趋利的商人和寻求机会的淘金客纷涌而至,带给小城更多的繁荣的同时,也
带来着更多的罪恶。

  嘴裏哼着不着调的小曲子,少女在城镇中飞快地移动着。

  从这个描述来看,这本来是任何一个城市裏都常见的场景,连让人移目注意
的必要都没有。

  但是,假如那个少女脚下的道路不是普通的公路,而是虚无缥缈的空气,又
要另当别论了。

  现在尚是晚上10点,在大城市裏,这还只是夜生活开始的时间呢。

  何况作爲大都市卫星城的天督镇,对于很多天督镇的居民而言,这才刚是从
那个工作的繁华都市回来没多久,正是放松的好时候呢,大小街道灯火通明,无
论是大楼裏还是街道上的人流都是络绎不绝。

  不过无论是谁,都没有閑情逸緻擡起头来向上瞥上一眼。

  少女似乎也完全没有这种惊骇世人的移动方式被发觉的顾虑。只见女孩修长
的双腿在大厦墙壁的边缘上轻轻一蹬,原本有些下落的身体就仿佛重新获得了新
的动力般重新起飞。

  月光照落在小镇上,城镇的灯光在楼市中弥漫。

  在月光和灯火的交界处,少女幼细的身形上隐隐地泛着一层微光,在少女的
疾驰下,点点的流光被抛在身后,宛若张开了两翅光翼。

  飞跃在一栋栋的大楼间,少女的身影划出一道道优美的抛物线。

  「要到了呢。」少女从鼻子裏哼出的歌调停住了,表情开始凝重,原本漫不
经心的眼神变得淩厉起来,这裏是大厦群的边缘了。更远处的大厦要到千米以外
的地方才会有。

  在这片水泥森林之中,也是有着规划好的绿色公园。

  原本正是平常人散步休閑的好去处。

  不过此时,在公园最深处的地方,被用作绿化带的翠色的树叶溅上了血色。

  「不要啊,救命,救命!」一个男子惶恐的声音在公园裏响起。

  「不要过来,到底是怎麽回事。究竟是什麽东西啊,不要,不要啊……救救
我,你们都聋了吗,听不见吗?」男子的声音颤抖着,疯狂摇晃的脑袋时而看着
黑暗处,时而转过去望向被路灯照亮的地方。

  这个公园在城镇裏的位置有点偏,10点锺对于都市人而言还算早,但是对
于周边居民而言,已经算是比较晚了。不过被路灯照亮的大道上还是有着零零散
散的閑人在散着步。

  然而令男人绝望的是,自己的喉咙明明都因爲过度用力而有些失声了,可是
道旁的行人一副充耳不闻的样子。

  不要说过来帮忙了,甚至连听到惨叫后闻声查探、或者逃跑的都没有。离得
自己最近的那个人,还是一副优哉游哉的样子慢慢地踱着步。

  一边是人间乏味的日常风景,另一边却是异常的地狱。

  似乎完全没有思考到那一个人能起到什麽作用,仿佛在溺水中抓到根救命稻
草般,被求生的欲望催动着脚步,男人迈开步跳到绿化带,完全不顾还没被修剪
好的树杈蹭开伤口,跌跌撞撞地往外狂奔。

  只有几米了,只有几米了。

  几米之外就有人了。

  有人!

  伤口的疼痛仿佛都变得无关紧要了,被强烈分泌出来的肾上激素刺激着大脑
,策动着身体向前奔跑。

  毕竟,身后可是怪物啊。

  最后一米了,自己的胸前已经被路灯照亮了。男人的心裏还没出现雀跃的感
情,突然身体猛地一震失去平衡,但是还没跌倒。

  因爲在跌倒的惯性发挥作用之前,已经有一股更大的力量拖着他飞快地向后
移动。

  「啊啊啊!」似乎是感觉到了末路,男人一边惨叫着,哭嚎着不成语句的悲
鸣,一边用尽力的伸手握住绿化带的树丛。

  这份努力完全没有起到丝毫争取时间作用,死死握住的树丛被连根拔起,仿
佛被送上了传输带般随着男人一起向后漂移。

  而最后的尾端,是一个不可名状的东西。

  或者更精準的来说,一个活生生的怪物。

  非要描述的话,那只怪物有着如同蛤蟆一般的身躯,腹部宛若怀孕般鼓起,
在草绿色的皮肤上不断的鼓胀起如同刚开啓的啤酒后涌起的白色泡沫,而白色的
泡沫在接触到周围后很快凝固变色,变成肥嘟嘟的躯干的新的一部分。而且随着
动作的加剧,还在不断地不成比例的膨胀着身体。无数的触手、枝条、利爪、獒
足、角刺般的东西在那犹如半蜡质感的皮肤裏游走,看上去宛若世界上所有存在
的生物的聚合,但这种博物馆看上去一点都不令人愉快。反倒是有种催人欲吐的
恶心感。

  在泡沫冒出的开口处,隐约能够看到无数只怪异畸形的牙齿隐隐若现,其中
将那个逃跑的男人拉回来的,正是从其中一张嘴中吐出的舌头。

  然而怪异的是,那蛤蟆的躯干上却长着五、六对白腻的像是正常女性手臂般
的肢体,在怪物的头顶上,一张至少有着70分姿色的女性脸蛋像是头罩般斜斜
的覆盖其上。

  看着那男人被拖得越来越近,那个不知道该怎麽形容的东西也似乎起了反应
,除了最下面两条支撑着畸形躯干的肢体外,其他所有的手臂,有的高高的扬起
,做好扑抱的準备,有的好像是即将得到好玩的玩具的孩子般兴奋的搓动着,更
有些则干脆是狂躁地甩动着,将臂展範围内所有的树丛扫得七零八落。

  男人从被刺中,到即将落入那个「东西」的怀裏,这一切只在短短的数秒内
发生。

  怪物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唯一被它制造出来的噪音也不过是肢体扫动着灌木
群的细声。但是从那蓄势待发的动作,和那身上那一道道不知是伤口还是嘴巴的
裂开处,布满了向外翻转的或尖锐或粗钝的骨骼状东西,令人毫不怀疑,只要那
个惨叫的男人被拖入到怀抱中央,裏面将会立即溅起巨大浓稠的鲜红。

  再借着大厦反沖的作用力在空中移动的少女已经到达了抛物线的最高处,由
于先前一直在数百米的高空漂移,不出意外的话,落点恐怕是要在离现场少说数
十米的位置上。

  那可能就要来不及了。

  少女没有说话,表情变得极其严肃,紧盯着地下的眼眸中一阵丹杏色的异色
闪动。

  原本就是东亚人种的黑色瞳孔中仿佛跃动出比黑夜中高挂的星辰般更加璀璨
的色彩。与此同时,女孩的脚底继续向下一踏,原本应该是一片空气的地方,匪
夷所思的竟被少女的足底踩出一道浅浅的涟漪,借着这股新的反沖力道,女孩调
整着身形,如同灵猫般敏捷地向下跃去。

  在撞断无数根树枝后,男人被拖拽的势头停顿了。

  这并不是男人已经落入到怪物的拥抱之中。在距离那只怪物还有数米的位置
,男人径直的掉回地上。

  当然,这也绝对不是男人本身的功劳,在彻底地看清了那只已经解除了僞装
的异物,「啊!」在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用肉眼观察着那形状,轮廓,模样,任何
地方都不能以言语去形容的异质物体,男人当即昏死过去。

  反倒是异怪首先做出了反应,几乎就在男人落地的同时,怪物其中一张嘴张
开,吐出了一段红色的物体。那是还在蠕动的一根舌头,只是一边还如同被切开
的植物般流出异色的汁液,而另一头则干脆是燃烧起淡杏色的磷火。不止如此,
淡色的磷火还像是被点燃了引线的火花般,向着舌头上端蔓延起来,被烧过的部
位立即变得焦黑。

  被仿佛用人类和其他一大推杂七杂八的零碎拼接成的肉块看上去异常诡异,
但是行动并不如看似畸形的身体般不便。

  「##■■##△△#■!!」在吐出了被烧灼的组织部位后,怪物咆哮起
来,空气中震蕩起令人战栗的波纹。身体上也浮现出无数只眼球,不怀好意地打
量着这个世界。

  不过下一刻,那阵哮音仿佛被人从喉咙中间打断了一样。

  不,这已经不是形容词了,而是真正意义上的切开了整个喉咙,附带的赠品
还有几乎全部的胸腔。

  异形的躯干上出现了新的裂口,这看上去就像是空气中突兀地出现了一把剑
,剑尖笔直地划开那妖异的躯干。

  鼓胀的肉体几乎是看不出人样了。假如还是以面对着男人的部位当成正面来
参照的话,创口从怪物的胸前大概靠近喉咙的部位穿过,随后一直穿过整个躯干
,从后背的尾骨处露出。

  将它牢牢地钉在身下,瞬间,血如泉涌。本来是无形的利刃,在被那一看便
知道不属于人类血液的异状脓液浸到后,显现出如同大剑的形状。

  近乎于大半个身子被切开的伤势,无论对于地球上的哪个大型物种而言都已
经是緻命的伤了。

  却完全没能击杀怪物,反倒令它更憎怒起来了。似乎是从这一次的攻击中完
成了定位,所有的眼球前凸,对準侵入者发出憎恶的视线。怪物疯狂的扭动着身
体,发现那炳无形的巨剑将自己钉得牢牢的,无论多大的力道也无法脱困。而本
来被脓汁浸过显现出形体的剑,在用手去握却完全扑了个空,仿佛在那的只是一
个虚幻的投影,根本不存在什麽剑。

  然而,被钉死的事实也在眼前,无法否认。

  这一次,连咆哮都没有作出,邪物位于躯干两边的四肢用力。最上面的负责
原先头颅和咽喉的部分,另外几只手负责胸腹,其他的则在几乎要融成蛇尾的下
身活动。血肉翻腾的恶心巨响不断发出令人呕吐的怪响。

  几乎就在被切开后瞬息,怪物竟是顺着这道伤口把自己手撕成两半,如同藕
丝般的肉色丝状物还粘糊糊地布满分裂的创口。

  然后,两边的躯干跳了起来,看上去被撕成两半完全对生命和行动力没有任
何阻碍般,一左一右地向着剑刃飞过来的方向包抄。

  「蠢材。」少女摇了摇头,说出了抵达现场的第一句话。

  女孩甚至没有去看那正沖向自己的怪兽,干脆的闭上了眼,双手摊开,作出
一个stop的姿势。

  哪怕是体型上看上去稍微有点逊色,但从那迅猛的劲头上绝对不亚于两头重
型卡车的沖锋被硬生生地遏止了。

  怪物的两半身体,或者说是两只怪物的脑袋前头发出两声闷响,本来就恶心
的五官被撞击得变形起来,仿佛面前出现了无形的钢铁般。

  紧随着那句话的是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好似完全不把怪物的分割包抄放在眼
裏一般,女孩的双手合拢起来,拍打出一声脆响。

  犹如被两股不可抗拒的巨力拉扯着,怪物的两个身体被从两边的力量推移到
一起,被硬挤回了一起,碾成了一团。

  「咕咕咕嘟~」这一次不是怪物疑似喉咙的器官在发声了,非要说的话,那
个重新融合成一体的东西自己的整个躯体都在颤动着。强烈的共鸣搅得空气都在
这股颤抖中回震出声响。

  假如怪物那遍布浑身的眼球真的所谓的视觉的话,那麽它可以看到,女孩的
双手握成一团,作出握捏的态势。

  之前虽说不住地流出脓液,但好歹保留着大緻固体的怪物彻底的变形着,畸
形的肉块从最初类似于半融的蜡烛般越抖越快,表面凹凸不平的肉粒也不断地变
得越来越圆滑,整具肉身都变得像是被炽火烤得变质了的蜡液般。

  「哼,还想向下麽。」似乎看穿了对方的企图般,女孩冷冷一笑,任由着对
方挣扎。

  怪物那几乎是变成了一团球形的躯体看似紧贴地面,但是如果细细一看,会
发现那的蠕动的液体团最底层也只是堪堪只到达了快要接近已经被融毁了的草坪
的位置,却始终不能真正的碰到地面。换句话说,怪物现在已经是在离地快3-
5公分的半空中了。

  怪物已经变成几乎一团黏液的底层看似平静的呈现成一团圆,但是假如有着
远超凡人的敏锐视觉的话,还是可以看得出底层的黏汁的色调在微妙的极速变化
着,表明着对方还在疯狂的负隅顽抗,意图撞破束缚自己的看不见的这层看不见
的薄膜。

  「不用费尽心机了,我已经重新展开了阻碍感知的结界,不会被其他外人看
到的。话说,你只有这点程度吗?」看着那一团球形的黏液般的无可名状的东西
在空中疯狂翻腾着,仿佛被名爲空气的牢笼所禁锢,少女缓缓地举起了手。

  随后,宛若至高的君王作出最终裁决般,手臂如指挥刀般挥下。

  一声沈重的闷响就在眼前响起,仿佛一柄巨大的锤子敲下般,那个球一样的
东西的顶端被打得深深的凹下。

  不过显然,那只怪物并没有死亡。在闷响结束后,那个灰质的球形不退反进
,无数道肉质的丝线快速的向上涌去,好像要急着找到逃窜的道路般。

  然而很遗憾,在原先顶端的牢笼依旧存在着。反扑的肉液在撞上最顶部的空
气后依旧无功而返。

  少女轻快地笑笑:「很有活力呢,也对,你这种类型的魔灵,也就是生命力
最值得夸奖了。好了,再试试下一击吧。」

  接着她再度举起手,又一次的挥下。

  又是一声闷响。也不知是不是错觉,这一次,怪物变形的幅度似乎大了些。

  不过这一次的打击依旧没让它就此灭亡,粘稠的灰黑色物质依旧很有活力的
挣扎着,在被拍凹后立即四处沿着无形的壁垒延展着自己的身体,再一次的填满
那个「球形墙壁」。徒劳无功地寻找着爬出去的道路。

  然后,回应它的,是少女下一次的垂臂。

  很像是小孩子在拍打着气球般,气球在击打下不断变形着。只是和寻常孩童
的游戏不同的是,那个怪异的「气球」上发出沈钝的声音可显示着击打的力道绝
不轻巧。

  而牢牢地固定住「气球」的无形屏障更是坚实地挤压着怪物,让它没有一点
可以逃离的余地。

  变形、变形、变形、变形、变形、变形、变形、变形、变形、变形……

  不知道多少下之下,浓灰色的液体逐渐变得像是被过滤后的汙水般,还是那
麽的色调难看,但是好歹变得清澈一点了。

  女孩双目紧盯着液体,手臂宛若起落的机械般,精準的擡起、落下。

  变形、变形、变形、变形、变形、变形、变形、变形……

  终于,被不住捶打的异质液体巨躯裏出现了无数细碎的光沫,在最后一次捶
打后,无视着女孩布设的无形屏障,淡金色的小小萤芒四散飞扬。

  一只残破得看不出原来形态的动物残骸颓然落下,然后四分五裂。

  直到这时候,女孩才点点头,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还好赶上了,死透了
。」

  没有肉身的魔灵会寄生在其它生物上面,并侵食寄生者的灵魂进行夺舍,从
这个进化过程中得到永恒不灭的肉体以及更加强横的力量。

  而其中,人类是它们最喜好的对象。

  所幸,这次的这只魔灵仅仅凭依了只弱小的动物,在还没有找到新的人类宿
主前就被消灭了。

  女孩以前曾经观看其他星选战士前辈的档案提及,在好几年前她们与一衆异
能者连手对抗过一个获得了肉体的魔灵,可是牺牲了数十个精英才能将之诛灭的
可怕事件。

  这还仅仅是当时的寄主是普通人,倘若宿主拥有更加强横的身体乃至异能,
那麽以此肉身爲巢穴的魔灵的实力将更是以指数性增长。

  据说,在更南方一些的城市,数年前就有一个星选士被魔灵附身,在杀害了
数十名同袍后潜逃,时至今日依旧未能讨伐成功。

  纤手轻摆,无形的牢笼撤去,清亮的液体如同水般淋回地面上。

  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少女默然点头,「嗯,到达花了20分锺,战斗5
分锺,还不错。」

  随后,终于有了余裕的时间,少女的目光投射到那昏迷在绿化带的男子身上
。倒在地上的是个男人,衣衫简便,看上去像是个上班族的样子。

  身上的创口看上去触目惊心,其实仔细看的话并没有太多緻命的地方。最危
险的也就是那只魔灵的舌尖在最后一次捕捉中,如同鈎子般穿透到那小腿中的伤
口。

  伤口已经不再出血了。

  少女如垂柳一样俏丽的双眉不禁皱了起来。

  在和魔灵对战的过程中,自己就已经抽空使用了巽星之力爲这个男人简单的
处理了下伤情,被束缚的力场如同止血带般将血液摁回身体之中,让其不至于喷
涌出来危及生命。

  但是,真正危险的可不是大出血。

  是魔灵的有毒瘴气,身爲星选士的自己有着巽星之力护持着身体,自然无关
紧要。但是没有防护的活人被带有瘴气的异物舌尖点中后,虽然不多,但足够危
险的瘴气已经在侵蚀着身体裏。

  还好,那个「东西」也是爲了能够保持猎物的鲜活完整而没有直接瞄準关键
的躯干,而只是射中了小腿。

  应该还来得及。再三确认男人的身体并且注入了足以维持状况不再恶化的星
力后,女孩联络了后勤的异能者们,把他带回去进行更详细的检查。

  在躲在一边目送着后续赶来的异能者接管现场后,少女才收起架势离开。

  不过事后在周围街道的小孩子中流传出一个传说,似乎有不止一个人听到了
「唔啊啊……爲什麽人家的类型是纯粹的力量属性,就算是星辰之力是被自己的
内心所引导的,可我也不是那种土气的暴力女啊,人家也想像其他人一样用光炮
那种帅气的战斗方式啦。」的哀嚎,而且声音还在不断的高速移动。

  不过因爲这个都市传说实在不具备传播的故事性,只在周边住民的聊天群裏
被短暂提及几次,后来也就不了了之。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xo330.com


大家都在看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xo330.com

❀狠狠色狠狠色综合 ❀狠狠躁天天躁中文字幕 ❀狠狠噜天天噜日日噜